養殖 養豬 養羊 養牛 養雞 養兔 養鴨 養魚 養鵝 養驢 養蝦 養蠶 養蛇 特種養殖 鴿子養殖 蝎子養殖 龍蝦養殖 土元養殖 泥鰍養殖 黃鱔養殖 蜜蜂養殖 蜈蚣養殖 黃粉蟲養殖 蔬菜價格 苗木價格

cf手游老王八粉丝群号:一個漂亮女記者的棄筆從農:只為大山里幸福的蘋果

發布時間:2016-02-18 00:00 來源:cf手游焕蝴蝶刀怎么得

cf手游焕蝴蝶刀怎么得 www.qwteh.icu 推薦語:劉阿娟,爸爸的蘋果創始人,曾經是記者,后來參與過《蠻子文摘》、《凱叔講故事》、《羅輯思維》等知名新媒體項目運營。后來為了照顧生病的父親,也為了重新喚起父親對人生的熱情,阿娟創辦了農業O2O平臺“爸爸的果園”,把家鄉陜西淳化最美味的蘋果分享給大家。經過一年多的運營,“爸爸的蘋果”受到用戶的喜愛和認可,阿娟的故事也登上了《讀者》雜志、《北京青年報》等多家媒體。 一個漂亮女記者的棄筆從農:只為大山里幸福的蘋果 這就是阿娟

阿娟的一篇文章分享給大家:為農第二載:面朝大山,幸福蘋果 那些天,一場大雨路過我們果園,唰唰唰,下透了。 雨過天晴,陽光變得深情款款,蘋果葉子綠得快要滴出水的樣子,地里的苔蘚精靈一般冒出來,幾乎鋪滿了整個果園,陽光打在上面,毛茸茸、亮閃閃。 坐在門口,偶爾可以聽到蘋果從樹上掉下來的聲音,Tong ! Tong ! 在我懷里睡覺的小白,聽到動靜后總是會睜開眼睛,發現果園還是果園,蘋果還是蘋果,換個姿勢又繼續睡。 我媽說我像一個叫花子,天天帶著一只小狗在村里逛蕩。那只小狗就是小白。 我們村子三面環山,春天花開遍野,夏天像原始森林,秋天不僅果香濃濃,還有非洲草原的神韻,冬天白雪飄飄。我一點兒都沒有夸張哦,不信你可以自己來看看。 蘋果,是我爸爸這一輩子的關鍵詞?;刮闖贍曄?,他就一個人在當時的人民公社果園里練習嫁接果樹。27歲時,在林場做場長,組織村民種植各種水果,他嘗試著種了18畝蘋果樹。改革開放以后,他又帶頭承包了這片果園,在這里,他用了三年時間把雜果全部嫁接成秦冠(蘋果中一個很好吃的品種),第一年掛果就賣了6000元,村里一下子炸鍋了。  

阿娟的爸爸的在果園里

就這樣,他與果園結下了一生的不解之緣。他甚至頂著反對的聲音,把我們家也搬遷到了果園里,以便更好地照顧這片果園。隨著爸爸因為種植蘋果成功地變為“萬元戶”,加之政府的各種鼓勵,同村的村民們紛紛改種蘋果。于是,這個小村子漫山遍野都是蘋果樹,到了春天,整個村子都彌漫著蘋果花香,到了秋天,滿眼都是累累的果實。 我小時候沒有童話書,很多字是從爸爸栽培蘋果樹的農業書上認識的;我認識很多蟲子,都是從小跟爸爸在果園里捉蟲子認識的。長大后,我就離開果園到了城市闖蕩。 我是一個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,目標明確,并愿意為之付出努力。很小的時候,我就確定自己要離開農村,因為農村的生活太粗糙,大家所有的精力都花在種植蘋果上,生活辛苦單調。曾經那么多陽光一般的哥哥姐姐,一結婚很快就被生活磨去棱角,變得瑣瑣碎碎,失去了年輕人的朝氣和美好。

我不要這樣的生活。以夢為馬,仗劍走天涯才是我要的。(說人話?——進城工作,勾搭高智帥,愛情事業雙豐收,從此走向人生巔峰?。?。 但生活在去年五一突然來了個大轉彎,我還是回到了村子。當時我爸爸病重,為了照顧他,我辭掉北京“高大上”的工作回家了,要知道我當時的公司可是多少人夢寐以求想加入的。人生沒有兩全其美的事情,能讓我爸爸健康地活下去,就是我和家人最大的心愿。 爸爸種了一輩子的蘋果,他了解土地,懂得如何讓蘋果的甜意更濃,卻從不知道離開村口的千千萬萬顆蘋果流向哪里,被誰食用,自己的工作是否給別人帶來愉悅。我的夢想則是,不施農藥種蘋果,借助網絡,讓蘋果從地頭直達用戶,讓用戶吃到沒有農藥殘留的、全熟的新鮮蘋果。

正如吳曉波老師說得那樣,有的人,終其一生都走不出自己的少年。我想自己大概就是這種人,注定跟蘋果斬不斷關系。 回村一年多,每天的逡巡觀察,我逐漸意識到自己曾經是多么無知,我從未理解過這片土地,從未給過蘋果樹尊重,盡管他們提供了我成長過程中的所有支持,因為蘋果幾乎是我們的所有收入來源。 毫無疑問,我一直是這片土地上的陌生人。這一年多,我大部分時間都在惡補自然科學。 今年四月份,蘋果花期二十多天,我一直在家,驚訝蘋果花從綠苞到露紅,到花瓣一點點兒舒展、打開,再到坐果,每天發生的細微變化,生命一點點舒展,果樹里有靈魂。這是我第一次發現蘋果花的美。  

阿娟在春天的果園 我們95%的食物來自土壤,只有健康的土壤才能生長出健康的食物來,一克健康的土壤中含有上百萬計的生物,大自然真的好奇妙! 這一年,我掌握了從樹葉顏色和樹桿氣味判斷果樹的生命體征和需求,知道了修剪樹枝的原理,分清楚了土壤的營養成分,知道了果樹和其他植物和蟲子之間的依存關系,知道如何尊重蘋果和其他花花草草,給他們更好的表達方式等等。

我的小學教育只有語文數學,初中有了生物也是被當副課,經常被數理化侵占,一想到這些,就感覺痛心疾首,我從小離大自然最近,卻一直徘徊在自然門外。 這一年,除了研究土地外,我也在觀察我的家人,我的村民。去年回來一個月便悲哀地發現,我們已經成為最最熟悉的陌生人。 閑暇的時候,會跟媽媽、嫂子的閨蜜們聊天,聽她們說村里的家長里短,我的八卦精神很快就被培養起來了,這真是本能啊。有時候也會厚著臉皮扎進一群老爺們堆里,跟他們一起侃大山。 我們通常都免不了互相洗腦,他們勸我早早結婚生子,養只狗哪比得上早點生個孩子來得實際。我會見縫插針地說說生物鏈、跟他們理一理蘋果和蜜蜂螞蟻和雜草和小鳥和豬狗牛羊之間的關系,蘋果和人之間的關系。

“不能再只是把蘋果當成我們換錢的東西了,我們和蘋果的關系——合作伙伴。蘋果通過我們人類擴大自己的種植面積,繁衍生息,而我們通過他們獲得營養健康,獲得經濟效益。我們是一個團隊,是合作關系,那我們是不是應該給蘋果最好的尊重呢?” 他們反問:“咋尊重?還合作伙伴,你天天在果園里轉悠,蘋果跟你說話嗎?” “給他們最好的種植方法、種植環境、在他完全發育成熟時,即最美的時候采摘,讓他們以最佳狀態呈現在消費者眼前,從而獲得最合理的價值認可。對不對?” 他們笑我瘋了。我們在一起的模式基本就這樣,互相觀察,互相洗腦。

去年我開始做爸爸的蘋果這個項目的時候,村民,包括我的家人,都是嗤之以鼻的。但去年賣了3000箱精品果,他們不得不承認“尊重蘋果”似乎是條道,他們的態度逐漸有了變化,有五戶村民按照我的標準開始種植,我的要求很簡單——不要打擾蘋果,讓他們自由生長。 地里的要鋤地你就去,但堅決不要打除草劑,即使預防性的生物農藥6月底后也要停掉!我們采摘期在10月下旬,所以不用擔心農殘問題。 我許諾三到五年內完成有機轉化,我們這么好的自然環境不做有機轉化太可惜。他們對我的話半信半疑,我們之間的信任關系很微妙,他們擔心我沒有辦法賣掉他們破天荒以禮相待種植的蘋果,我擔心他們偷偷打藥! 就這樣,我們相愛相殺,互相監控,哈哈。雖然我和村民過得擰巴,但蘋果幸福了,他們終于可以安心的成長了,再也不用被亂噴農藥,也不用擔心七成熟時便被逼著去“接客”。 毫無疑問,爸爸的蘋果是幸福的,他們終于可以成為自己本來的樣子。而且會越來越幸福。 我在村里發起農業合作社,沒想到有15戶人家主動參與,一共150畝果園,當然,大都是村里的輕壯派,年齡都在45歲左右。 去年,雖然很多人建議我成立農業合作社,之所以遲遲不行動,是因為怕麻煩,跟村民的相處的確需要注意很多地方。而我,恰好又是一個純粹的利己主義者,不愿意輕易撐這個攤子。 但經過這一年,我發現做有機轉化不是我們一家能完成的,必須跟村民捆綁在一起,看,我就是那個走不出自己命運的少年! 去工商局注冊農業合作社的時候,連工作人員也好心提醒我村民太多可能會出現的一系列狀況,我說,沒事,我已準備好跟他們相愛相殺這十年!一輩子太長,我還不敢斷言。 有一天晚上,忽然想起杜老師了,順手在微信上錄了一段秋蟬的叫聲發給他,我倆聊了起來。

我說今年過得通暢多了,不像去年那么擰巴了,不再老想著改變他們的生活方式了。能發現村里生活的美,至少他們每個人都過得很平靜。 他說自己想要的生活是,不被欲望牽引,也不被平庸淹沒,平靜做點有價值的事情。 我明白他在提醒我千萬不要沉進這種生活里去。杜老師苦心。 肉身這么難以供養的東西,我用它好好種蘋果就好,只有蘋果幸福了,用戶才能更幸福,而我自己的幸福指數也才有機會增長,不是? 爸爸的蘋果,是幸福的。想不想嘗嘗這樣用心種出來的蘋果呢?可以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“爸爸的果園”,在“買蘋果”一欄下單,相信你一定不會失望的!

熱門標簽